Art Is Long, And Time Is Fleeting.

Mason Tsai Intro

时空漫旅 梦想吟游

如果说,设计始自日常生活的观察,与成长经验的凝炼,那么,持续变动的环境,和不曾止息的跨越,必然成为设计者的想像沃土,任灵感恣意驰骋,将现实转化成千丝万缕的光华梦境。

对于生于台北,成长辗转于香港、新加坡、英美三大洲的 Mason Tsai 来说,于不同的人生片段,漫旅于不同地域,浸沐在丰富文化,成就了他的设计底蕴,继之室内设计与珠宝金工的专业素养,使Mason能在家学涵养之中,逐渐自成一格,在金石光影之间,深掘出属于自我与观者的梦幻岛,悠然静美、精细醉人。

以形捉意 以意塑形

有别于一般设计者倾向“概念先行”,以清晰的故事架构驱动着素材的拣择,Mason却乐于“以形捉意,以意塑形”,颠覆传统翡翠工艺的思路,转而从现有翡翠材料为始,仔细衡量每一块玉石的尺寸、种水,形状与颜色,联想翩跹之间,各种素材仿佛自成生命,引领着设计者的双手,反覆琢磨角度,仔细调整色彩,借由一次又一次的物我交辩,原本散落于设计者内心的意象,逐渐能够化虚为实,使每一只翡翠作品栩栩如生,活跃于世人眼前。

成熟匠心见童趣

跳脱大众对于耳环、坠饰与戒指的想像,更跳脱世俗对于翡翠设计的框架,一块青碧可人的老坑玻璃种、一块清澈的冰种翡翠,还有多少可能?Mason Tsai 一反其道,改以日常万物为蹊径,以成熟匠心,加上力求完美的癖性,看见深埋在每块翡翠里的醉人情节,以创新技法改造古典工艺,注入奇思异想,让“她们”生发无穷可能,既能是机车座垫复古时尚,又或蜗牛筑梦踏实,看似寻常物事,却隐喻着设计者的斑斓之梦,凝炼着所有静美的想望,在观者的生命里自成诠释,使平凡现其不凡,使大千世界倍生童趣。

Brand Story

现代匠心
交融古典工艺

出身于珠宝翡翠世家,Mason Tsai的作品以古典工艺为基底,运用精巧构图、细腻工法,力求每件作品的秾纤合度,犹如一首缜密铺排的十四行诗,句式精炼却意韵无穷,每一分寸都出自精密计算,完工后再难增减。不仅于此,他的设计更追求脱胎于传统,返响于自然,没有预设题目,纯然以翡翠与宝石的本质为出发,仿若一位漫步于世的旅者,将宇宙的纯粹静美,凝炼于掌间彩宝之中,虽不改其色、不动其型,却用创新思维转化元素,现代技术结合大胆配色,在古今交融之间,奏鸣出独树一格的设计曲式。

翡然万物
翠生童趣

翡翠所以珍贵,除了种地与种水的品质、数量均有要求,更因为翡翠本身,即是时空的隐喻,能够凝结世间精华,蕴化万物,使平凡显现不凡——而此,正是 Mason Tsai 的作品精神,只要能对大千世界抱持旺盛好奇,以纯真的童心看待日常,便不难发现隐身于日常的卓然生机,继而,透过匠心巧手,使深埋在玉石中的故事羽化而出,铺就每一只翡翠的光华璀璨, 更随着观者心境的不同,使每个作品自成诠释,时空界线倏忽不存——“Art is long, and time is fleeting“,永恒,因而可能。

“Neverland”
never ends.

Mason Tsai的设计作品,反映着时间与空间的对话,也体现了人与我、人与自然以及人际之间的持续辩证。深蕴于翡翠光华之中的,不只是设计者以纯熟技艺,为每块翡翠与宝石琢磨风采,更有着个人对于艺术的坚持,透过每一寸角度、每一分色彩的细腻思索,使观者沉淀心绪,观照自我,逐渐回返那个深埋于心的绮想世界:纯粹、斑斓,时空的疆界瞬时消弭,人身有限又如何?人生难得,如能静观万物,“美好”便永无止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