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师专访

点石成“精”:Mason Tsai 蔡孟翰

Mason Tsai喜欢让收藏家在细细玩味、鉴赏其独树一帜翡翠胸针的美妙姿态中,慢慢地书写自己的故事。这个有点低调、有点率性的珠宝设计师,与 Camille Chang 分享了他的近况与创作历程。

创作者通常都喜欢透过自己的作品说故事,像是传达特定的理念,或者是表达某种蕴积的情感,但这却不是蔡孟翰惯常的发想逻辑。“我创作时喜欢朝向明确、具体的主题去思考,不喜欢做太抽象的东西。因为那样的话别人会看不懂,需要我去说明、解释,去讲一个故事。所以我的作品都是很写实、具象的东西,不需要花太多精神去解读,得到的反应也比较直接。”

蔡孟翰出身翡翠世家,自小耳濡目染,一直对翡翠有着特殊的情感。因此尽管11岁便赴新加坡就学,后来大学在伦敦念的是室内设计,最后仍旧选择回到台湾自己创业,走上珠宝设计一途。“毕业后我曾在室内设计公司待过一年半,后来觉得这工作对我来说太呆板、单调,无法自由发挥,不是我想要做的,”蔡孟翰回忆道。离职后他先是投身家族事业,从切割打磨原石的学徒做起,出师后才回到台湾创立 Mason Tsai Timeless Jewel。

“翡翠是一种很美的宝石,但一般的翡翠饰品镶工都很普通,样式有限,所以鉴赏和收藏的年龄层也偏高,这非常可惜。”蔡孟翰于是决定以自己的方式演绎,好让更多人都能体会到它的美。一开始曾因为创意太过新颖,采用的3D立体设计过于前卫,而遭金工师傅因做不出来便推说设计者是外行;也曾因作品风格完全跳脱传统翡翠珠宝的框架,而引来同业的质疑。所幸创业八年走来渐入佳境,尤其是招牌的翡翠彩宝胸针,无论是动物、精灵还是人偶,个个姿态灵动,栩栩如生,让人一见便爱不释手;不仅已有许多藏家钟爱,在拍卖会上也都拍出很好的成绩。

最满意的作品或代表作?
之前是蝴蝶,但现在最接近自己心境的是蜗牛。这种不起眼的小生物,背着一个厚实的家,给人一种稳定感,同时又力争上游,不受周遭因素影响,傻傻地认真做自己要做的事,朝自己的方向继续努力前进。

拍卖会上特别受到瞩目的作品?
是送到苏富比拍卖的一枚猴子胸针,反应很好,在内地甚至出现仿制品。当地珠宝业界喜欢翡翠的人,都知道这件作品,并将之与熊猫并列为国宝,给这个作品冠上了“国宝猴”的称号。

构思新作品时是如何寻找灵感?
是从取得的素材开始发想,寻思要如何才能增加其美感,和最大化它的价值。有些石头如果不是落到设计师手中,大概就是单纯搭点钻石镶成坠子或戒指,而不会想方设法让成品更有特色,也吝于找寻其他的可能性。我总是尝试着不同的造型来凸显宝石的美,因此做出来的东西会比较特别。

从创立品牌至今是否曾遭遇起伏或困难?
这八年中没有大好也没有大坏,真正有变化的部分应该是在作品的表达上,包括心路历程和经验的累积各方面,都会直接反映出来。比如八年前创作的人偶,跟新作品的姿态就截然不同。另外,我刚开始创作时比较天马行空,有点像把作品当成另一种男生的玩具那样;后来挑选主题时会经过更长时间的深思熟虑,造型线条也越来越细腻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这些改变跟心境应该也有关系,比如早期会创作一些精灵、仙子类,而近期就有一些丰收、雀跃舞蹈的女孩,或许是因为工作和生活上进入安定期,走得比较顺遂吧。

未来的新计划?
未来有机会想为自己开作品个展。这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梦想,却并不那么容易达成,因为我所有的作品几乎都是一推出便售罄。所以,从不久前开始,我每推出一个新系列,便会为自己保留一件。

 

 

本文章转载自 TAIWAN TATLER
By Camille Chang on Feb 15,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