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 Is Long, And Time Is Fleeting.

Mason Tsai Intro

時空漫旅 夢想吟遊

如果說,設計始自日常生活的觀察,與成長經驗的凝鍊,那麼,持續變動的環境,和不曾止息的跨越,必然成為設計者的想像沃土,任靈感恣意馳騁,將現實轉化成千絲萬縷的光華夢境。

對於生於台北,成長輾轉於香港、新加坡、英美三大洲的 Mason Tsai 來說,於不同的人生片段,漫旅於不同地域,浸沐在豐富文化,成就了他的設計底蘊,繼之室內設計與珠寶金工的專業素養,使 Mason 能在家學涵養之中,逐漸自成一格,在金石光影之間,深掘出屬於自我與觀者的夢幻島,悠然靜美、精細醉人。

以形捉意 以意塑形

有別於一般設計者傾向「概念先行」,以清晰的故事架構驅動著素材的揀擇,Mason 卻樂於「以形捉意,以意塑形」,顛覆傳統翡翠工藝的思路,轉而從現有翡翠材料為始,仔細衡量每一塊玉石的尺寸、種水,形狀與顏色,聯想翩躚之間,各種素材彷彿自成生命,引領著設計者的雙手,反覆琢磨角度,仔細調整色彩,藉由一次又一次的物我交辯,原本散落於設計者內心的意象,逐漸能夠化虛為實,使每一只翡翠作品栩栩如生,活躍於世人眼前。

成熟匠心見童趣

跳脫大眾對於耳環、墜飾與戒指的想像,更跳脫世俗對於翡翠設計的框架,一塊青碧可人的老坑玻璃種、一塊清澈的冰種翡翠,還有多少可能?Mason Tsai 一反其道,改以日常萬物為蹊徑,以成熟匠心,加上力求完美的癖性,看見深埋在每塊翡翠裡的醉人情節,以創新技法改造古典工藝,注入奇思異想,讓「她們」生發無窮可能,既能是機車座墊復古時尚,又或蝸牛築夢踏實,看似尋常物事,卻隱喻著設計者的斑斕之夢,凝鍊著所有靜美的想望,在觀者的生命裡自成詮釋,使平凡現其不凡,使大千世界倍生童趣。

Brand Story

現代匠心
交融古典工藝

出身於珠寶翡翠世家,Mason Tsai 的作品以古典工藝為基底,運用精巧構圖、細膩工法,力求每件作品的穠纖合度,猶如一首縝密鋪排的十四行詩,句式精煉卻意韻無窮,每一分寸都出自精密計算,完工後再難增減。不僅於此,他的設計更追求脫胎於傳統,返響於自然,沒有預設題目,純然以翡翠與寶石的本質為出發,仿若一位漫步於世的旅者,將宇宙的純粹靜美,凝鍊於掌間彩寶之中,雖不改其色、不動其型,卻用創新思維轉化元素,現代技術結合大膽配色,在古今交融之間,奏鳴出獨樹一格的設計曲式。

翡然萬物
翠生童趣

翡翠所以珍貴,除了種地與種水的品質、數量均有要求,更因為翡翠本身,即是時空的隱喻,能夠凝結世間精華,蘊化萬物,使平凡顯現不凡 —— 而此,正是 Mason Tsai 的作品精神,只要能對大千世界抱持旺盛好奇,以純真的童心看待日常,便不難發現隱身於日常的卓然生機,繼而,透過匠心巧手,使深埋在玉石中的故事羽化而出,鋪就每一只翡翠的光華璀璨, 更隨著觀者心境的不同,使每個作品自成詮釋,時空界線倏忽不存 —— “Art is long,and time is fleeting“,永恆,因而可能。

“Neverland”
never ends.

Mason Tsai 的設計作品,反映著時間與空間的對話,也體現了人與我、人與自然以及人際之間的持續辯證。深蘊於翡翠光華之中的,不只是設計者以純熟技藝,為每塊翡翠與寶石琢磨風采,更有著個人對於藝術的堅持,透過每一寸角度、每一分色彩的細膩思索,使觀者沈澱心緒,觀照自我,逐漸回返那個深埋於心的綺想世界:純粹、斑斕,時空的疆界瞬時消弭,人身有限又如何?人生難得,如能靜觀萬物,「美好」便永無止境。